字号:

爆笑后的无奈:孔乙己之武当版

时间:2012-07-26 11:33 作者:水无月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0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天龙八部(专区新闻截图下载论坛搜狗说吧)这个游戏的玩法,是和别处不同的:好东西须要去元宝店买的,店里预备着别样的宝石,可以随时出售。玩游戏的人,在野外练级被欺负了,每每花几百元宝,买一两颗三级石头强身;这是一年多以前的事,现在每颗要涨到几千元宝了,在武器店里站着,机械的打孔和上宝
  天龙八部(专区 新闻 截图 下载 论坛 搜狗 说吧)这个游戏的玩法,是和别处不同的:好东西须要去元宝店买的,店里预备着别样的宝石,可以随时出售。玩游戏的人,在野外练级被欺负了,每每花几百元宝,买一两颗三级石头强身;这是一年多以前的事,现在每颗要涨到几千元宝了,在武器店里站着,机械的打孔和上宝石;倘肯多花几百,便可以买一瓶强化露,或者金刚砂,做好装备了,如果出到几万元宝,那就能买一颗六级石头了。但这些玩家,多是学生族,大抵没有这样阔绰。只有败家子们,才踱进元宝店里,要宝石要强化,慢慢的弄装备。
  
  我从内测起,便在天龙八部里晃悠了,朋友说,明教最好,想以后级练高了杀人,就练这个门派罢。其他的一些门派,虽然容易升级,但大抵没有明教这么厉害。朋友们亲自玩过其他的门派,也试着练过峨眉这样的医生,又都纷纷劝说我玩明教,我放心了:在这么多朋友的推荐下,不玩也很为难。所以过了十级,我找到教主拜了师。幸亏朋友们的推荐,推脱不得,从此就专门练这种长大了可以杀人的职业了。
  
  我从此便整天的泡在游戏里,专练我的等级。虽然没有什么乐趣,但总觉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朋友们各自玩自己的,世界里也没什么新闻,教人快乐不得;只有后来在帮里认识了武当,才可以取笑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  
  武当是所有门派里血最少的家伙。他衣服浅蓝;打架时总是画八卦还一抖一抖的;快要死的时候一眨眼就死了。穿的虽然是古装,可是行走江湖,像及了一个打着蓝色补丁的小丑,女人们都讨厌。他和人打架,总是远远躲在后面,教人看不到。因为他血太少,别人参照江湖里的惯用称法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道士。道士一到较场,所有准备打架的人都停下来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道士,你昨天在古墓又被人秒了!”他不回答,对帮主说,“两个抗药,要一组宝宝肉。”便排出一个肉墙宝宝来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是想秒人反而被秒了!”道士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想秒人家,没秒掉被追着打。”道士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武当被秒不能算秒......秒杀!......武当的事,能算被秒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白鹤放大,什么流星赶月开盾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较场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  
 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道士内侧的时候也出过风头,但终于技能被改,命中又不高;于是愈来愈差,弄到将要灭门了。幸而可以加控制,便替人家加加控制,杀燕子的时候混点经验。可惜天龙的防盗又不好,便是电话绑定也没用。等不到几天,便连装备元宝,一齐失踪。如是几次,血太少叫他加控制的人也没有了。
  
  道士没有法,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古墓校场秒小号的事。但他在我们帮里,品行却比别人都好,就是喜欢做帮贡;虽然有时候拿帮贡换了西瓜卖钱,但不出一天,定然帮贡又多了起来,帮里的频道上可以经常看到他跑完商时奖励的红字。
  
  道士回了半天的气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道士,你游刃当真能接解除所有技能冷却么?”道士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天外怎的连一个闪避都没打的人都打不中呢?”道士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是全是天龙太垃圾之类一些不懂的话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较场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  
  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跟着取笑,周围的人是不会奇怪的。而且其他门派的见了道士,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道士自己知道不能和其他门派谈天,便只好向明教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秒过人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秒过人,.....我便考你一考。秒人的方法,是怎样的?”我想,小丑一样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回过脸去,不再理会。道士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能秒罢?我教给你,记着!这些秒人的方法。将来在校场或古墓,都能用上”我暗想我根本就没那么多石头去秒人,而且我们也从来不相信秒人有什么好方法;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就是打一身宝石不停地砍么?”道士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做了许多滑稽的动作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秒人也是有技能先后的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努着嘴走远。道士跑到校场那里补满了怒气,准备做示范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  
  有几回,帮里说镜湖打架了,有几个30+的人,围住了道士。他便给他们毒抗药,一人一颗。小号们拿完药,仍然不散,眼睛都望着道士。道士着了慌,忙跑到传送边上,小声说道,“不多了,我已经不多了。有点开自己包包看看,自己摇头说,不多不多!多乎哉?不多也。于是这一群小号都在笑声里走散了。
  
  道士是这样的使人快活,可是没有他,别人也便这么过。
  
  有一天,大约是改版前的两三天,帮主叫做帮贡。忽然说,”道士长久没有来了。他的帮贡都是零呢!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。一个逍遥的人说道,“他怎么会来?他被秒爆装备了。”帮主说,“哦!”“他总仍旧想秒人。这一回,是自己发昏,竟秒到天山哪里去了。天山这个门派,是秒得的么?”“后来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?先被控,后来开了移花,被爆着打,到死动都没有动一下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打爆准备了。”“打爆了怎样呢?”“怎样?”“谁晓得?许是不来了。”帮主也不再问,仍然慢慢等他来给帮里跑金子。
  
  改版过后,各个门派一个比一个叫的厉害,看看天龙将近倒闭;我整天的刷刷跑,刷刷棋。往往等半天,没有一个地可以种,我在洛阳外空地坐着。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,“给一点宝宝药。”这声音虽然极低,却很耳熟。看时又全没有人。站起来向四周一望,那道士便在我面前出现了。他身上几乎没什么装备,已经不成样子;穿一件散装,没有星星的,一个1200++的兔子,带在身后;见了我,又说道,“给点宝宝药。”帮主也知道他来了,一面说,“道士么?你还没做帮贡呢!”道士很颓唐的仰面答道“这......下回再做罢。这一回是上上线,喂喂兔子。”帮主仍然同平常一样,笑着对他说,"道士,你又被人秒了!"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,单说了一句"不要取笑!""取笑?要不是想秒人,怎么会被人秒,还打爆装备?"道士低声说道,"被盗,盗,盗"他的语气,很像恳求帮主,不要再提。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,便和帮主都笑了。我点开包,分了3组宝宝药,取了20J给他。他点出几个兔子、松鼠之类的宝宝来,喂了,见他武器是暗的,原来他的神器也被爆了。不一会,喂完宝宝,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,骑上陆行雕跑掉了!
  
  自此以后,又长久没有看见道士。到了研究沐水天肩,帮主在帮里说,"道士还没来做任务呢!"到第二月帮里研究烈日,又说"道士还没来做帮贡呢!"到建设5级帮的时候可是没有说。再到5级帮建好也没有看见他。
  
 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,大约道士的确是永远不来了。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专区_《天龙八部3》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