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号:

玩家原创:宫里有只小花妖(二)

时间:2018-01-13 14:40 作者:步温柔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0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许是老者第二次出现态度的转换,椛楹之前感受到的那种危机感竟消失不见了

第四章:三生石

许是老者第二次出现态度的转换,椛楹之前感受到的那种危机感竟消失不见了。

无视众人抽噎的嘴角,椛楹对着老者调皮的道:“我记得你们师徒二人的声音,你们不会是来抓我的吧。我这么萌的妖,你们忍心下得了手吗?”椛楹边说边可怜兮兮的看着老者。

“怎么会,仙女姐姐你多想了。”无视浮华那副流口水的尊容,椛楹双目炯炯的盯着老者。

许是椛楹的眼神太过认真,老者想了想说道:“世间万物皆有其生存的法则,我师徒二人又怎会随意杀生。”老者顿了顿又道:“若你为恶,我师徒二人必会诛杀与你。”

“哼,那也要看你二人有没有这样的本事了。”椛楹虽知老者有些道行,依然鄙视的冷哼一声。

看着剑拔弩张两人,搁浅推了推身边看热闹的赞儿。

“搁浅,你推我干嘛?”对于兄弟的不上道,搁浅恨不得给他两巴掌。

“师傅,天色有些阴沉,估摸着一会就要下雨了,我们要不要去前面亭子里避会?”浮华说完,老者一个嘎嘣子敲在了浮华头上;“这大好的太阳你哪只眼睛看到阴沉的!”浮华摸了摸阵痛的额头,一时竟无言以对。

谈话间,老者发现荷花池有丝异样,越过椛楹走了过去;“喂,你要做什么?”椛楹一个错身拦在了老者身前。

“姑娘,你在此处修炼了多久?”兴许是感受到老者的善意,椛楹歪着头开始回忆过往。

椛楹想了想过往发生的一切,眉心紧锁,“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修炼了多久,怎么修炼的也不清楚;十年前我突然有了灵识,最近才能化形成妖。”

“灵识是什么鬼?人真的有识海吗?”赞儿好奇的打断了椛楹。估计这货是玄幻片看多了,不过此时的世界已经玄幻了不是吗!

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!”椛楹仿佛看小白一样斜了赞一眼。

老者仔细的研究了荷花池后又言道:“姑娘可记得修炼以来有发生什么异事吗?”椛楹回想了片刻,欲摇头时想起了那一次几个小孩贪玩差点被折断根茎,想了想终说了出来。

“我记得我神智初开那年,此间的小主人还是个幼童,她时不时会跑来荷花池照看我,还会讲故事给我听;后来有一个新来的小丫环为了邀宠,欲折断我的根茎,把我插进花瓶里献给她的主人,那时,我被她救下,不久后我就陷入了沉睡;”椛楹想起了女孩娇滴滴的笑声,想起了女孩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料,眼角有些湿润;

老者看着椛楹眼角的泪痕,有些疑惑长老们的预言,这么多愁善感又灵动可爱的小丫头,怎么会应了灭世之劫!

擦了擦眼角的泪痕,椛楹继续道:“等我再次清醒后,先是你们师徒二人来到此处,”椛楹看了老者师徒二人一眼,又看了看搁浅兄弟二人,“然后没两日这二人就来了,再之后的事情你们就都知道了。我虽然是一只萌萌哒的小花妖,可却从不屑于害人。”椛楹说完不屑的撇撇嘴角。赞一瞬间竟觉得这小花妖挺呆萌可爱的。

搁浅的内心腹诽道:这货为什么比现代人还会卖萌!这奇葩的设定是什么鬼什么鬼什么鬼。老者从荷花池边走到众人身边,想了想措词,犹豫再三言道:“这荷花池有异常。”

“什么异常?不就是一池子水养出了一只小妖吗?”赞说完觉得脖子有些冷飕飕的。他当然不会承认那是椛楹如飞刀般犀利的小眼神造就的。

“这荷花池被人施了阵法,又有菩萨的净瓶之水护养,果真是一块风水宝地。”老者说完,脑海里灵光乍现,看椛楹的眼神不禁有些色变。

“喂,老头,你别色迷迷的看着我,人家还是个宝宝。”椛楹说完这句就看到强忍笑意的搁浅和赞。两人同时想到了自己那个蠢萌可爱二到淋漓尽致的徒弟。

而浮华的表现就更直白,嘴角抽了几抽,终是忍不住的大笑出声,当然,他的脑袋又一次尝到了师傅指尖的千斤坠。

“这阵法非凡界之物,便是天宫的仙人,能施法的也不会超过十人。”老者说完想了想又道:“且不说这阵法,便是这净瓶之水也是极珍贵之物…”

赞听老者说的头头是道,对老者的身份越发疑惑,忍不住打断老者,“喂,老道士,你知道的还挺多的吗?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“你小子对我师傅说话尊重点,我师傅他老人家可是我们无量一派的天才,连长老们都对我师傅礼让有加。”浮华说完,看到师傅严厉的眼神,缩了缩肩膀。

“此处种种皆显示姑娘身价不凡,姑娘想想可还有遗漏之处?”看出椛楹对自己身世的疑惑,老者频频使出善意对椛楹徐徐诱导。

“还有什么?”椛楹想了想,想起了自己的潜意识,遂把之前的事一一道来。听完椛楹的话,老者的眼神中有了一丝了然。

“想必姑娘不是生而为妖,必然有段过往;若姑娘想知道自己的前尘往事,还需借助三生石一窥究竟。”椛楹听完,心里一阵雀跃。她虽修炼多年,可心智却如同初涉江湖的少女,在老者的引导下,终究还是动了好奇之心;

“那三生石在哪里呢?我们快去找吧!”椛楹说完,兴奋的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。

老者又围着荷花池走了一圈,犹豫再三对椛楹道:“你三魂七魄曾遭受过重创,虽有这阵法聚魂养魄,可终归未曾痊愈,若贸然离开此地,怕是会对你不利。”

椛楹看着表情各异的几人,有担忧、有疑问,也有怜惜,对未知的迷茫在这一刻释怀了;她本就是洒脱的性子,得知自己曾受过重伤,也没什么特别的情绪波动。只是这般不明不白的活着,却也不是她的性格。

搁浅看着椛楹一副无谓的样子,忍不住道:“不然,我们几人把三生石找来可好?”

“是啊,师傅,我们在这里保护椛楹,他们二人去找三生石,您看怎么样?”此时的老者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这个好色又胆小的徒弟。

在椛楹的拜托下,搁浅和赞儿接取了新的任务,寻找三生石;老者和徒弟浮华却因门中有急事而不得不匆匆离去。临行前,老者再三叮嘱椛楹不要轻易离开荷花池,鼓励她潜心修炼,并送了椛楹一条水滴链。因着椛楹需在荷花池中修炼,寻找三生石的任务就落在了兄弟二人身上。

对于赞来说,他一个天天只知道打架的糙汉子,还真不知道三生石的事儿;而搁浅做为一个把男号玩的比妹纸更6的人,像三生石这样的任务,以前必然是接触过的,因着很久没做三生石任务,他只记得NPC在洛阳,至于姓甚名谁却无从记起。有线索总比没线索来得好,起码知道三生石是真实存在的。

两人告辞椛楹后,骑着椛楹赠送的黑玫瑰小马驹,哒哒哒哒的离开了移花宫,朝着洛阳而去,开启了寻找三生石的旅程。

“搁浅,刚才那俩人说他们是无量派的,没听过天龙八部还有无量派啊?”赞挠了挠头,疑惑的看向搁浅,“搁浅,你知道吗?”

“我大概知道一些,只有你这个暴力分子整日里只知道打架,两耳不闻窗外事!”无视双眼喷火的赞,搁浅继续道:“早前,天龙八部官网发布了一组关于门派的数据,宏大的世界观刷新了所有玩家的钛合金眼球;”

“和无量派有关?”赞好奇的打断了搁浅。

搁浅点了点头继续道:“你知道现在天龙八部有多少个门派吗?”

“废话,谁不知道是十一个!”赞一副你是白痴的模样,让搁浅有些忍俊不住;“赞,我发现你特么就是个单细胞生物。”

“老子说错了吗?不是十一个?”如果眼神可以喷火,搁浅肯定已经是重灾患者了。

“你别气,我说。天龙八部游戏开测后共有九大门派,之后增加了慕容和唐门,唐门公测的时候,官网发布的那组数据里,共有二十个门派,整个世界观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,这无量派便是其中之一。”

“那其余的门派为什么没出?”赞疑惑的看着搁浅。

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?”搁浅瞥了赞一眼,策马提速朝洛阳城奔去。赞好奇搁浅一言不合就耍小脾气的性子,真是不知道这货之前是怎么管理帮派的,几年下来竟然还没**。看着搁浅渐行渐远的身影,赞快马加鞭的追了上去。

(至于他们俩为什么会骑马?那是因为骑马是天龙的新手技能啊啊啊~)

吾家有女初长成,是无数长者对子女的感慨,而莞的父亲却深深的感到忧桑;这是为什么呢?说来话长,长话短说就是她闺女今年二十又一,却还没嫁人;

在这个可以指腹为婚的年代,十八岁少妇遍地的年代,没人能懂莞老爹心里的苦闷。所以,当搁浅和赞刚一踏进洛阳城,就被莞老爹盯上;城中的公子女儿都看不上,这俩外来的虽说不知根底,可却也是风度翩翩、英俊不凡;

长孙家家大业大,就长孙莞这一个女儿,招个合得来的上门女婿做半子是莞老爹的宏愿。赶路中的两人且还不知自己初入城门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。

夜幕降临,身无分文的二人有些犯难;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,无措的两人无奈的把两匹小马驹卖了换钱;在路边摊随便吃了点晚餐,两人找了一处客栈准备下榻;而好巧不巧那间客栈正是莞老爹的产业;

收到下人的汇报报,莞老爹眼中精光闪过,小丫头片子,这次看你怎么逃!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专区_《天龙八部3》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

玩家原创小说

全球新闻